天才一秒记住【淘书小说网】地址:taoshuxs.com

文鸯却将剑架在肩膀上,嗔目道:“既然这条胳膊碍我出兵,末将便将它砍掉,再无妨碍!”

“好好好,不必冲动!”刘封哭笑不得,无奈地抬手阻拦他,“明日先由你来出战。”

“遵命!”文鸯大喜,倒提着宝剑匆匆而去。

“呃,这个……”戚渊德虚惊一场,哭笑不得地看着文鸯的背影,摇头失笑道,“孟浪啊,年轻人就是太急躁。”

刘封言道:“立刻派人向悦般下书,明日再战!”

戚渊德领命,微微一顿:“可要部署其他兵力?”

刘封摇头道:“若明日杀败郁久涂摩自然无需布兵,若战不过他,用计胜之不武。”

戚渊德明白刘封的意思,带着戚华瑶去安排军务,郭统、方仁也都下去歇息,准备明日厮杀。

第二日一早,两军在城下又摆开阵势,看到刘封亲自出阵,郁久涂摩冷然一笑,暗自得意,昨日一战,还是成功逼出了刘封。

就在他准备出阵亲自叫战的时候,却见刘封边上一员白袍大将催马缓缓而出,汗血宝马跑着小碎步来到场中,不紧不慢,这人剑眉星目,器宇轩昂,冷然扫过悦般三军,下巴微微扬起,颇有不屑之意。

骨都侯呼兰元昨日不曾取胜,心中不服,提刀来到军前请令:“大王,让属下再去会会汉军将领。”

“嗯,千万小心!”郁久涂摩打量着白袍大将,猜测来人的身份,看到他的兵刃,不由双目微缩。

据龟兹逃兵回报,文鸯被铁瓦萨克的暗器所伤,这几日不曾见他临阵,今天忽然出马,看来果然汉军营中没人了。

他却不知道,龟兹兵虽败,却不愿将他们视为英雄的铁瓦萨克三招两式就败在刘封手下的耻辱说给悦般人,只说是刘封用暗器伤了铁瓦萨克再下的黑手。

至今郁久涂摩和大多数人一样,认为刘封是个养尊处优的麒麟王,只会用计,武力并不出众,各方情报中都将文鸯和周处排在首位,视为劲敌。

此时文鸯出战,郁久涂摩更加确认这一点,如果刘封比文鸯还厉害,今日何必叫文鸯带伤上阵?

思索之时,呼兰元已经到了场中,一马冲到近前,大喝道:“来将通名?”

“某家文鸯是也!”

果然就是文鸯,郁久涂摩暗自点头,却见文鸯举起虎头枪指着自己大笑道:“尔等鼠辈无需报号,叫郁久涂摩来。”

呼兰元正要报名,被文鸯一句话给噎了回去,顿时气得面色涨红,怒吼一声冲上来:“去死吧!”

“某家让你一只手!”

文鸯知道不立威是不行了,微哼一声,右手挥动虎头枪迎着对方的大刀扫过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极品太子》转载请注明来源:淘书小说网tao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