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棠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小说网tao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越姨太一听,刚落下去的笑容又灿烂起来,热情地招呼着小婢给茶音上点心,同时又迫不及待地问道,“哦?表姑娘可有心了!那你听到了什么?”

茶音也是从小跟着景庆听傅老太师讲授的,学问上的事也是信手拈来,随便说几个出不了错又很是深奥的题旨,蹦两个翰林文章里常有的文句,再加几句今年朝中热案,很快便将越姨太唬得一愣一愣的。

这些越姨太自然是听不懂也记不下的,她只能费力地记着茶音说着什么,到最后,便只剩下了一脸热切及激动,她也不费心去记了,只等着茶音说完后,满脸笑容地说道,

“表姑娘可真是聪慧!竟记下了这么多!我可替你五舅舅感谢你!你可千万别忘了,姨太啊这就去找你五舅舅说说,待会儿你亲自去跟你五舅舅说!姨太实在不懂这些,可别耽误了事!”

茶音要的就是越姨太的这句话,她浅浅陷了梨涡,甜笑软软,“好,我一向记性好,记这两天还是可以的,那今日我先回去了,叨扰越姨太了。”

“不叨扰叨扰!”越姨太连忙带上一脸盛笑,忙不迭地也起了身,送了茶音往外走,她自己也是要去五房走一趟。

茶音笑着从越姨太房中走了出来,不动声色地看着越姨太往五房那边匆匆而去,笑容狡猾地跟花念对视了一眼。

“小殿下来找越姨娘是对的,不然您去五房找五夫人,说不定那五姑娘还要在旁边阴阳怪气地捣乱一番,哪像告诉越姨娘这样利落。”花念小声地碎嘴嘴。

茶音解决了心头烦恼事,也乐得轻快,小步子迈得莲花飘飘,可是欢实。

“表姑娘。”

突然,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茶音一愣,转头看向从旁边小路拐过来的小厮。

这小厮茶音见过,是温掌身边的一个小厮。

“这位小哥,不知有何事?”茶音警惕地看着这个朝她走来的小厮,黛眉轻轻蹙。

小厮提着灯笼走到近前,这会儿天色已渐渐暗下来了,灯明人阴暗,小厮站在灯笼后面,显得很是阴森。

“表姑娘,老爷让您过去。”小厮冷冷撂下了这句话,便转身道,“表姑娘,随小的来吧。”

茶音看着这小厮命令一般不容商量的模样,倒确实是温掌一惯的做派,这人也是温掌身边的人。

可茶音却直觉这小厮不太对劲,她水眸一转,看着身旁的树叶被风吹得飘摇落下,对那小厮道,

“这位小哥,前面就是我住的院子了,我这裙子上沾了块污,这样去见外祖实在不雅,不如小哥稍等我回去换身衣裳再去拜见外祖?”

这小厮回头神色晦冥地扫了一眼茶音,冷冷道,

“老爷让小的即可将表姑娘带过去,表姑娘还是别磨蹭了。若因表姑娘去迟而耽误了老爷的事,老爷的怒火小的可担待不起。表姑娘若不配合,就别怪小的强行将您带去了。”

茶音见这小厮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轻轻拧眉,一时也拿不准这小厮到底有没有问题。

她留了个心眼,应“好”的同时,不动声色地给了花念一个眼神。

花念立马就明白这是自家姑娘觉得事有蹊跷,她会意轻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

“姑娘,这天色也晚了,夜里风凉,奴婢回去拿个披风,等主子从老爷那回时给您披上。”

茶音冷眼瞧着前面小厮的反应。

那小厮显然对花念并不在意,只冷脸催促着茶音快些跟上。

“好你去吧,我先随这位小哥去外祖那。”茶音朝花念点了点头,跟上了前面那小厮的步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