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灵气旋流成望不到边际的通道,空间气息愈发浓厚,沈放舟只觉头昏目眩,堪比上辈子在游乐场被老母亲拽着玩超长超高过山车。

传送石完全碎裂,深红色的碎屑顺着沈放舟的指缝飘扬,在这里时间的感知都彻底混乱,也许只过了一炷香也许过了一天。沈放舟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下一秒,身体就狠狠地摔在了木头地板上。

“咚——”

沈放舟眼泪差点没砸出来,猝不及防之下她甚至连灵力都来不及调用——传送石这东西能不能给个精准落标点啊!

揉揉脑袋艰难起身,沈放舟干脆盘膝而坐,这才发现自己身边便是另一枚碎成粉屑的传送石,这叫她稍稍放下心来,能确定自己和门主已经离开了魔界。

眼下自己正处在一间颇为宽敞的寝室中,正中央木床宽大,角落里檀香袅袅,装潢布置简洁干净,沈放舟越看越满意越看越熟悉越看......

等等,这不是她在剑阁的家吗!

还没等茫然的沈放舟回神,一只手先扯住她肩膀,以温和却不可抗拒的力度将沈放舟从地上拉了起来。

谢归晚微笑:“舟舟,我们来算算账。”

沈放舟嘶了一声冷汗直流,大脑飞速运转,预备编出几个理由,还没等人开口,屋外却响起略急的敲门声。

边映雪一向古井不波的脸上显出难得的担忧,她只能听见屋子里略有些嘈杂的动静:

“舟舟?门主?是你们回来了么?”

沈放舟眼神一亮,望着窗外若隐若现的身影感动不已,立刻扯着嗓子回复救苦救难的师姐:“是是是!”

深知门主吃软不吃硬的品性,沈放舟马上转头和谢归晚对视,脸上浮现出稍有些讨好的笑意:“门主你看,我师姐已经在屋外等咱们了,要不算账的事情.....留到下回说?”

眼前人笑吟吟地望来,丝毫没有意识到在魔界中“垫后”是个多么危险的举动。对上她那双琥珀色的湛然双眸,谢归晚一时千言万语都止在唇边,实在是说不出些旁的。

只得叹口气:“罢了,拿你没有办法。”

沈放舟死里逃生长呼一口气,立刻马不停蹄地去开门迎接“救命使者”。

沉木大门吱呀一声缓开,师妹一如既往地探头问好。见沈放舟与谢归晚两人虽有些疲惫,但身上衣衫整洁不似有伤,边映雪这才放心,赶快推门而入。

“太危险了。”

边映雪率先皱眉摇头,实在是不想下次再心惊胆战地等着师妹和门主:“你们两人的行迹已经传到了仙盟,一个筑基一个符师,你们是怎么敢一路闯到妖都去的?!倘若其中有一点偏差,说不定掌门就要去收尸了!”

沈放舟干咳几声先把门主摘出去:“师姐你先听我胡编不是,听我解释!都是我的主意啦师姐,况且我已经突破金丹,这不是觉得去都去了,不进魔宫里转一圈太亏嘛。”

边映雪勃然大怒:“什么?还去了魔宫???”

沈放舟:“呃——”

谢归晚好整以暇地望着慌张的沈放舟,丝毫没有要帮人说话的意思,只视线同边映雪交错一瞬,下一秒,两人便默契地别过眼去。

谢归晚借住剑阁三年,因着性格极少同其他弟子接触,相识的不过是沈放舟与边映雪这对师姐妹。

她和边映雪也并无矛盾,同他人相比甚至算得上关系不错。只不过两人相处时中间总有一个沈放舟,一来二去,剑阁门中便似乎只有边映雪隐约知晓她对舟舟的意图。

唉,照霜剑主已经算仙界出名的以道为伴之人,可就算边映雪如何迟钝,也能照见她对沈放舟的不同,可某个剑修,怎地就不清楚呢?

谢归晚无奈地摇摇头,此时沈放舟已然应付不来师姐的责问,马上调转话题试图逃过一劫:

“差点忘了!师姐,你怎么会这么快回到剑阁?徽州关此刻还好?宁如月——喔对,师姐你认得一个叫唐星的武修么?”

沈放舟语速稍快,一连串说完竟觉心头分外燥热,好似有火烧一般。

难道是屋里太热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