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淘书小说网】地址:taoshuxs.com

过了约莫两个月,许徽月的伤已经完全恢复了。关云英给她备了礼物,因知道郎中不收银钱,特意选了几匹上好的布料,可以裁衣、赠人,也可以卖个好价钱。

徽月到了医馆,老先生还在忙着给病人看诊,他朝徽月点点头,示意她坐下等。

这位老先生虽然年近古稀,可身体好得很,精神头一点儿不像这个年纪的人。且耳聪目明,不见老象。如今他还在坐诊,有时去乡里采药也会给村民义诊,是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家。许家对他一向敬重。

老先生对着光仔细看了看她的伤口,只有一道淡淡的白痕,敷上香粉已经几乎不可见了,于是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今日除了去拜谢先生,还有一件大事。

秦墨的姐姐秦艳生了个儿子,秦家很高兴,摆了宴席请亲朋故交都去。秦家和许家是世交,自然也在被邀请之列。关云英早早就把当年秦家上门带来的那些礼物装好,又添了一倍给他送回去了。

关云英带着徽月给陶夫人贺喜完毕,就安安分分去席上坐着。她今日来也并不是为了翻旧账或者来打嘴仗,她只是为着长辈的交情,实在不好撕破脸。如果她不来,说不定秦家又要说什么许家如今平步青云了,看不上他们这些穷亲戚了之类的。关云英都能想到陶夫人那副嘴脸,想得她有些作呕。要不是为了许家的面子和女儿的名声,就是八抬大轿抬她,她也不愿意来。

大家都一处坐着喝茶聊天,不知道是哪个夫人突然对着关云英说:“关娘子,听说你家大女儿定了孔家,哎呦呦,可真是有福气啊,不知何时办婚事,我也好向你讨一杯喜酒。”

关云英虽然不认得她,可毕竟是贺喜,她也没有什么不高兴:“娘子哪里话,只怕还请不到娘子呢。”

席间人脸色各异,有羡慕的,有无所谓的,也有几个秦家本家在翻白眼的,徽月坐着旁边一桌看着只觉得好笑。

好,你翻我白眼,也别怪我下你秦家的面子。

关云英先装作不知道说:“我听说秦家小哥儿近日也定了亲了,偏徽月病着,我们也没来沾沾喜气,不知道是定了哪家的姑娘啊?”

刚才那位夫人只当她是真心发问:“娘子没听说?是城南冯家的姑娘。”

关云英目的达成,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哦~哦~,倒也是庄好姻缘呐。想来这姑娘一定是极孝顺恭敬的孩子,不然恐怕也入不了秦大人秦娘子的眼呐。”

满席都在附和,只有徽月知道这话是说给秦家听的,来讽刺当年秦艳那一番僭越之语。

这秦墨因为在外蹉跎了几年,到底也没闯出个什么名堂来,倒是成天在汴京城厮混,动不动与人起争执动手,把名声也弄坏了。他母亲和姐姐还说都是因为许徽月抛下他攀高枝,才让他一蹶不振。

许徽月此刻已经释怀了,只是厌烦秦家像一块狗皮膏药一样阴魂不散。

再加上秦家日渐没落,那些官宦人家谁肯把女儿嫁过来。就这样他还挑挑拣拣嫌人家不好,更没有媒人愿意给他说亲了。

最后还是冯家不嫌弃他把二女儿许给了他。这冯家是做裁缝生意起家的,如今虽然家底不薄,到底入不了那些读书人和贵族的眼。因此外头提起来这事都是笑话秦家这样的世家,左挑右选最后娶了个裁缝家的女儿。

当时关云英和徽月说这事的时候乐得不得了,徽月却有些可怜这女子,毕竟秦母和秦艳实在太难相处,秦墨也不是良人。

可关云英却说:“我看呀,未必未必,你不知道这冯姑娘,他们家与你外祖父家有些生意往来,你外祖父和我说这冯二姑娘是个一点就着的性子,发起脾气天不怕地不怕的,连长辈也要让她三分。她要是嫁到秦家,可是婆媳要打擂台咯。到时候咱们只管看笑话。我叫她姓陶的当日那样编排我姑娘,如今她可得了报应咯!我就等着这冯二姑娘来治治这个老妖婆。”她这么一说把徽月也都得咯咯笑起来。

散完席夫人们坐在池塘边的水榭吹荷风说话,也是各家增进交情的一种活动。只是对于这样的场所,关云英每每参与都如芒刺在背,她不喜欢这些华而不实的官话,也不喜欢弯弯绕绕的暗中交锋。都是她现在是官宦人家的夫人,这些社交也不好次次都推脱不来,这也是她做当家主母的责任。

栀子瞧瞧在许徽月耳边说秦墨定要见她一面,许徽月一边想着他还贼心不死,一边又想看看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就前去赴约了。

徽月此时坦荡多了:“恭喜秦公子喜得良缘,公子千挑万选的姑娘,一定是最温柔孝顺的,哦,对了,娶了冯家姑娘,公子以后可不愁没衣服穿了。”

秦墨听出了她在嘲讽自己,可他也并不在乎:“徽月,我不是真心喜欢她。我这么挑来挑去,没有一个像你一样好的,我不喜欢她们。你要是现在回心转意,我立刻就上门下聘。”

哦~他又回过头来,原来是没找到更好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此间三十年》转载请注明来源:淘书小说网tao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