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书小说网【tao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欺神女》最新章节。

戚兰一阵恍惚,她不明白齐瞻为什么此刻这么好说话,但她知道,天子一言九鼎,答应了便是答应了,更何况是当着太后和大长公主的面,想必不会再敷衍她。

沧池里映着满天的星子,栈道上的河灯又仿佛陆地上的星子,浮于水光之上,夜风浸过池上水雾,穿过温暖的渐台,化成融融湿气沾在衣衫上。

岑绪风捏着酒杯的手攥得发白,手背拂过袖角,湿漉漉的触感更让他烦躁。

他倒不忌惮这些所谓的民间方士,只是太后所为,与长公主一唱一和的,像是早有商议,为了解神女的困局。

连陛下也默许了,甚至主动提出要多拨一些宫人去建章宫。

这才多少日子,依着陛下对方士的厌恨,他对神女绝不可能这么快改观。

抬头一看,陛下面色淡淡,又什么也看不出。

酒至半酣,齐瞻起身离座更衣,大长公主便与几位方士谈起了星象。

大长公主提及先国师的观星手札:“先帝与本宫曾经还一起研读过先国师与黄仙师的手稿。”

“易经八卦总是黄仙师更胜一筹,但星象之说,本宫与先帝都以为,先国师的《通占大象历星》最好。”

“不过,先国师著述实在太少,一生只得五十卷,不像黄仙师,算上在宫外时候写的,有三百多卷。”

大长公主兴致勃勃,那几位方士却只能悄悄交换几个心虚的眼神,他们虽是民间佼佼者,却少有著述,并不敢于此话题上搭话。

大长公主看出他们的局促,兴致便也降了几分,转而去问戚兰:“本宫记得先国师手录很多,只是不得空整理,你们这些弟子可有整理过?”

戚兰摇头道:“师父的手录我看过,但师父去后,遵师父遗命让师兄带去了天昌山,抄录一份送回,原稿与师父一同葬下。”

老国师去了也有一月了,手稿大约也就是这几日会送到。

戚兰抬眼对大长公主道:“殿下,兰不谦自荐,这些年也编了《经星辩》。”

在赴宴之前,她便准备了自己精心编写的星象书,但求能让大长公主看重她些。

眼下虽然太后已经帮她解了困局,但是也是因着大长公主的偏爱,事情才能如此顺利,大长公主帮了她,她仍然希望自己的书能让大长公主感兴趣。

身后的历春捧出一卷竹简,是《经星辩》的第一卷,竹简角还悬了一颗星子一般明亮的玉珠,在烛火下熠熠闪光。

大长公主一眼便被书卷的外观吸引,顺手接过打开。

“你也来看看。”大长公主唤岑绪风,“你比她年纪都大些,也该学着写。”

岑绪风就着她的手看了看,淡淡笑道:“神女是国师,又天资聪颖,我当然不能与她相比。”

“你觉得如何?”大长公主问。

戚兰抬眼望他,眸中含着期待。成书时师父已经去世,这还是她第一次将《经星辩》拿给旁人看。

一直听说长公主身边的岑绪风是黄穆的首徒,他自然很有见识。若他觉得好,那便不会差。

岑绪风抬手揉了揉额穴,沉郁的眼神隐在掌下:“殿下,我方才饮酒多了些,眼前冒金星呢,实在看不清字。”

大长公主促狭他:“这么贪酒,看来旁人观天星,你倒是观眼睛里的金星。”

“出去吹吹风醒醒酒,陛下回来我再遣人叫你。”

岑绪风应声而去。

大长公主继续读那一卷书,戚兰便回到暖席上,目送岑绪风出去,无意中瞥见黄穆的目光也在追索岑绪风。

不过是一瞬间,黄穆又恢复了沉默垂首模样。

历春在戚兰身边小声说:“黄仙师好可怜,请他来,却没有人理会他。”

“不是说岑道长是黄仙师的徒弟吗?岑道长在大长公主那里,为什么不为黄仙师说点好话?而且他们见面,怎么好像不认识一样?”

戚兰摇摇头:“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为何,我们只需做好自己的事就好。”

宫中事多而复杂,很多事非局中人都不能了解。

正如陛下与先帝太后,都说父慈子孝,养母如生母,实际却是剑拔弩张。或是陛下与黄穆,都说他们恩义深重,其实陛下厌恶黄穆,黄穆惧怕陛下。

甚至关于戚兰自己,她也有太多不解。

封闭了近二十年,过着山中精怪一般的日子,乍然进入人群中,便是皇宫之中。再无所适从,也要尽力适从。

至少从齐瞻这里,她已经学到了许多。

虽然齐瞻一直没有给过她什么好脸色,甚至伤过她,对她数次流露出杀意,戚兰却并不急迫地想要逃离他。

他是她走出建章宫后接触最早也是最多的人,他像是外面的世界,像是长安的乌云,像是死水潭外的狂风暴雨,或许会将她淹没,或许会激烈地浇灌她。

他会突然为难她,会突然厌憎到要杀她,也会极偶然地温和片刻,他是她的探索与好奇,是她没见过的,充满力量和危险的风浪。

她想弄明白他,但她清楚,绝无可能。所以她现在只想弄明白,如何与他和平相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淘书小说网】地址:tao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