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后,方其然把自己扔到床上,塞进柔软的被褥之中,和系统商量着关于任务的事情。

【系统,这任务我感觉是完成不了了。】

【歪歪歪?】

系统没有动静。

方其然把枕头放到脸上,生气地哼了一声,该死的臭系统又在装高冷。

【那我不做了,你扣我工资吧,不干了。】

【您好,宿主,我的建议是,完成任务。】

系统慢悠悠地上线了,善解人意的提醒道。

【看情况吧,反正这个任务结束后我一定要辞职!】

方其然去了厨房,一边和系统扯皮,一边撕开袋子,把泡面丢进锅里。

“扣扣——”门外有人在敲自己家的门。

方其然迷茫的从厨房飘出来。

谁啊?他家地址没人知道啊。

透过猫眼,方其然看到了门外戴着黑色棒球帽的具载荷,他还穿着黑色风衣,一身黑沉沉的打扮像从哪个凶杀案现场刚跑出来的凶手一样。

方其然打开了门。

“嗨,晚上好啊然然。”具载荷手撑在门上,摆了一个帅气的动作。

“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方其然嫌弃的差点反手把门关上了。

“咳……查到的,不说这个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具载荷连忙挤了进来。

“什么事?”

具载荷带上门,走了过来,从兜里掏出一封金色烫金的信封,递到方其然面前。

方其然低头瞅了一眼,上面写着:生日邀请函。

“你生日?”方其然接过来,拆开看了看,“明天晚上吗?”

“嗯,你要来吗?”具载荷声音带着期待。

厨房传来热水煮沸的声音,方其然突然反应过来,他的面!

方其然手忙脚乱的打算揭开锅盖,具载荷拦住了他。

“我来吧。”具载荷怕他被烫到。

幸好发现的及时,热水没有溢出,方其然松了一口气。

“你晚上就吃这个吗?”具载荷皱了皱眉,问道。

“对啊,怎么了?”方其然疑惑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