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书小说网【tao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和他断了,我还和你好》最新章节。

贺岁愉动作一滞,整个人僵在原地,身体比大脑先一步反应过来并转身,抬眸望过去。

江言程站在不远处的茶花树下,宽松黑色卫衣勾勒出他颀长的身形,身形孤傲清冷,周身气息低沉压抑。

除了白皙的面颊,整个人似乎和黑暗融为一体。

鸭舌帽之下的眸子泛着红血丝,眼眸微暗地注视着他们,无端显出寂寥和怨忿。

手里拎着一个礼盒袋,脚边零散丢着几根烟蒂头,看起来已经等了很久。

真真切切看到他那刻,贺岁愉甚至觉得自己累的眼花了,揉了下微红的眼尾,眼睛越揉越湿润。

可她没看错,就是江言程。

他居然一声不吭回国了。

身旁的学弟见过江言程,更知道他们的关系,有眼色道:“学姐,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学弟离开。

贺岁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鼻腔发酸,眼眶彻底湿润,水光尽显。

这些日子受到的委屈以及生活带给她的压力尽数挥发。

她歪了歪头,想努力克制哽咽的声音,问出口的话还是带着颤音,“江言程,你怎么这么不讲信用,怎么背着我回来了啊。”

他低哑的声音含着嘲弄:“不回消息,不接电话,跟死了一样玩失踪,我回来看看给你收尸还是祝你和小白脸百年好合。”

明明眼睛里还含着泪,她却笑着说:“江言程,你嘴怎么这么毒啊,这么凶以后找不到老婆的。”

江言程站在树下静静看着她,喉头滚动了下,凶人的话说不出口。

安静对视片刻,江言程朝她张开怀抱,涩然道:“贺岁愉,你现在过来抱我,说你爱我,我就原谅你。”

心脏扑通扑通跳动,像是要冲破皮肉彰显存在。

这一刻,贺岁愉突然觉得异地恋没有那么糟糕。

异地再次见面,她的心脏还是会为他跳动,像是重新谈了一次恋爱,她会反反复复爱上同一个人。

她好像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站在他目之所及之处,他就会喜欢她。

贺岁愉朝他飞奔过去,紧紧抱住他结实的腰身,头埋在他胸前,感受他温暖怀抱的同时眼泪也抹在他身上。

“江言程,我爱你。”她说。

江言程用力回抱住她,下巴抵着她的额头,温存这一刻,只有他胸腔里热烈跳动的心脏能表达他的爱意,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抱了好一会儿,贺岁愉在他怀里闷声道:“江言程,你是不是抽了很多烟。”

他嗯了声。

贺岁愉知道他心情不好或者思考的时候爱抽烟。

她嗓音微哑,主动解释:“我刚才只是想还他早饭钱,早上太饿没吃饭才吃了他带的早餐,一起回来也只是因为他有关于保研的事情问我。”

“为什么不吃早饭。”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