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乱码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淘书小说网tao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听见江月照的话,黑衣叶忘营即便又恢复了平静无波的表情,可冷白色的面皮却泛起了一层薄红。

江月照对他身份的怀疑程度已经到达了顶峰。

如此不正经,怎么可能会是叶忘营。

她举着剑不动,扭头看向白衣叶忘营:“我觉得你是真的,要不然我们趁现在把他绑起来吧,省得他再作妖。”

白衣叶忘营点了点头,从储物袋里掏出足有两指宽的绳索。

黑衣叶忘营看着两人的动作,抿起嘴唇,掀起黑色上衣,内里是雪白里衣,他道:“江月照,你仔细看看。”

白色里衣已经被血迹染红,周边还有几个烧焦的洞,血肉模糊,足以看出下手人的毫不留情。

“他偷袭了我。”

白衣叶忘营神色冰冷,也不甘示弱,背过身去。

他穿的是白衣,不需要再做什么,血迹便格外明显,在距离心脏很近的地方,血迹已经渗透了大半件衣服。

两人身上都有伤,江月照尝试理解:“这是你们互殴导致的?因为看见了两个相似的人,彼此都认为对方是假的,而且看伤势,你们的实力也在伯仲之间。”

两人点头,再对视一眼,又看向江月照,似乎是在等她定夺。

她眉头紧皱,若是黑衣叶忘营是假的,那也模仿的太粗劣了,真正的叶忘营怎么可能打不过呢?

可若是要她去怀疑毫无疑点的白衣叶忘营,她也无法做到。

......

江月照突然把月华收入剑鞘,她一改刚刚的警惕,退后两步,酒窝又出现在嘴角。

“你们看我干嘛?难道还等我我给你们断案不成?我跟你们可不熟。”

江月照说的不假,她失忆了,确实不够了解叶忘营,呆在宗门的三个月里,除了醒来的第一天,江月照见过叶忘营,除此之后江月照都沉浸在林羽婉严酷的训练中。

她再次看了眼测定仪,两个小点动也未动,距离他们进入秘境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已经可以基本排除两人真的是在原地不动的可能。

难不成是她出问题了?

他们这支队伍的目的,可不是一进秘境就被困在起点的。

不急,江月照告诉自己,心中的焦躁逐渐褪去,她强迫自己以更理智的眼光看待两个叶忘营。

她看向笔直站在她面前,沉默看她的叶忘营们,杏眸依旧圆润,可圆钝感却减去很多,带有剑茧的手指缠绕上耳边发丝,她笑起来,带点狡黠:“你们看起来很需要我的肯定,不如来试试讨好我?”

“身为我的挚友,知道我的喜好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眼下两人受伤都很重,自己未必打不过他们,而且自己后手很多。

而且他们应该是不想她死的,不然也不会在一开始提醒她,帮她挡伤。

江月照摩挲着储物戒指,里面有不少法宝,够她保自己一命。

白衣叶忘营上前两步,视线往下,看向她手上渗血的手臂,没再提灭痕丹的事,他试探着搭上江月照的手臂。

江月照没躲,熟悉的灼热与麻痒感传来,叶忘营又在给她疗伤,如江月照深入进其记忆时一样。

约莫半刻钟后,她的伤口已经结痂趋向愈合。

白衣叶忘营神色不变,问:“还疼吗?”

江月照冲他笑,颊边酒窝若隐若现:“多谢,好多了。”

她又把视线转到另一个叶忘营身上,问他:“你呢?没什么表示吗?”

黑衣叶忘营沉默把白衣挤开,手掌微张,一方白帕子就出现在眼前,他一边为江月照包扎伤口,一边想用灵力探入江月照的经脉。

江月照及时止住,也笑:“打住,还不确定你是不是真的呢。”

经脉对修士来说,重要性不亚于丹田识海,要是叶忘营动点手脚,她可不就全任由他们摆布了?

黑衣叶忘营又露出那种略微委屈的表情。

本来这种表情是很正常的,可偏生叶忘营本来的表情太过于恒长不变,因此有任何细微变化都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江月照受不了他做出这种表情:“停停停......”

他们这边还未分辨出谁真谁假来,异变却陡生。

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再次浮现,大地都开始震颤起来。

黑衣叶忘营与白衣叶忘营同时行动,站在江月照身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