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她、四年前就去世了……”

——不是伽椰子的错,安心睡觉吧。

小林的声音再次和四年前的声音重叠在一起,只是这一次,伽椰子的心中只有想要尖叫的欲望。

去世了?

什么去世了?

是在说小林的妈妈去世了吗?

这怎么可能?

四年前……那岂不是代表着小林的妈妈在离开医院不久之后,就死掉了。

但是这怎么可能?

那么好,那么温柔的小林妈妈居然死掉了?

这是正常的事情吗?

为什么?

伽椰子小小的脑袋里充斥着无法理解的问题。

为什么喜欢伤害人的家伙活得好好的,对她施加援手、释放善意的小林妈妈却要死掉。

这公平吗?

伽椰子的手指开始收紧,她的脸上满是迷茫。

“小林君的妈妈是、”她凝噎着,觉得空气变成了铁块,堵塞在她的口中。

“是、怎么离开的?”

她不愿意接受小林衫子去世的事情,哪怕提及此事也是用着“离开”这样的词汇。

封敛在经过最初的情绪失控之后,现在已经好很多了,所以面对伽椰子的追问,他可以做到平静地回答。

“是车祸。”

“车祸?”

“是怎样的车祸?”

“车祸很严重吗?”

“为什么小林君的妈妈离开了,其他人呢,车祸里还有其他人吗?”

伽椰子用着奇怪的语气不停地追问。

封敛虽然有些奇怪,还是做出了回答。

“那是为了庆祝我出院,爸爸和妈妈决定一起去北海道旅行,在开车的路上——”

“啊——”

封敛的话刚说了一半,就被伽椰子的尖叫声打断。

他刚抬起头想要询问伽椰子发生了什么事情。

女孩的身体就扑了过来,手中的金鱼和苹果糖同时掉在在地上,苹果糖那晶莹透亮的糖衣摔在了地上,蔓延出大片惨白色的裂纹。

伽椰子用力地抱紧了封敛。

“不可以——”

她的口中发出了凄厉的尖叫。

封敛被她弄懵了。

“怎么了,伽椰子?”

他用空着的那只手,试探性地拍了拍下伽椰子的背。

刚要说些什么,就发现女孩的身体在控制不住的颤抖。

——伽椰子在害怕。

这样的想法突然窜入了封敛的脑海中。

下一秒又被他否定。

伽椰子为什么会害怕?

只是听个故事而已,她为什么会害怕到全身发抖的?

想不明白的封敛耐心地安抚起了伽椰子。

“伽椰子,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吗?”

“是被附近的什么东西给吓到了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