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书小说网【tao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被前夫他弟深情套路》最新章节。

他犹记得当初经过许如生家时,看他洗了几颗烂苹果,洗得干净边削边吃。

唯一一颗好的却留给了他的眼盲亲爹,不过这会他也不关心许如生会再买什么便宜货,他就想过去跟他说个事。

告诉他今日要去墨砚文坊学习,这次不用花销,让许如生没什么事情也一同过去看看。

“老屈,你先过去看看,我随后就到。”许如生笑着道。

黄屈见许如生挑的都是些不便宜的好果子,好奇问道:“你小子最近做什么工了,吃这么好的果子?”

许如生笑笑道:“没,恰好身上有点银钱,想买些果子回家给我爹尝尝。”

黄屈道:“成罢,那我先去里头等你。”

许如生颔首应下。

只是黄屈再见到许如生时,他人却站在属于授课之师的台上,还换了一身新的衣裳。

他不禁怀疑是不是许如生站错地方了,还是他就是那话本上的许先生,话本上的许先生就是许如生,他一直以为只是同名同姓而已,没想到......

此刻是许如生头一回在如此之多的人面前讲话,难免有些拘束紧张,更何况里头还有几副熟面孔。

他特意买了一套新衣裳换上,想的是不能给东家丢脸,亦不能让初次见他的学生们印象不好。

不过,他实在不习惯穿这新衣裳,因此出门之际又披上一件旧的外衫,如此才觉得自在了些。

写出众多优秀话本的许先生准备讲课,底下坐着的人已然开始期待,而云璟瑶也在其中,给了台上那略显紧张的男子一个鼓励的眼神。

那人回以一个微笑示意自己无事。

云璟瑶在想,初见他时,这人性子胆怯内敛,实则才能兼备,有踔绝之能,只是不善表迹。

如今从一个不善言辞的人逐渐变得侃侃而谈、从容不迫,云璟瑶打心底为他高兴。

而因有此人的相助才能有她今时生意的这般兴旺,两个人也算是互相成就、相辅相成。

讲至一半时,有人见课堂中多数人学得认真,头头应是,连连称赞,不禁有些坐不住了,便出声迫不及待想要‘请教’一二。

许如生问道:“这位学生,可是有什么想要问的?”

“敢问许先生,写这话本有前途吗?”

此话一出,便有人私下低声附和,说是低声,又让在场的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

提问之人见此更是直截道:“有这时间不如多背几篇文学,另谋他路;而且,写这所谓的话本实在有违我读书人的身份。”

许如生见此并没有生气,反倒缓声道:“各位还是要以自己的学业为先,我在此授课从不曾强迫过各位非要靠写话本谋生,能学会些许本领写上几本也许能赚点小钱,用作补贴家用自是不错的。”

“至于如何平衡两者不生冲突,那自然要看各位的安排了。”

“许先生说得没错。”一道清洌的嗓音响起,众人顺着声源望去,才知说这话的是一名白裙女子。

此人正是云璟瑶,她起身缓步来到距许如生几步之遥的一处,眼神坚定地扫向底下众人。

她微微勾唇,琤然道:“这话本兴许在有些人看来是消遣,但有些人却在看别人的人生经历,切身体会一番,继而感悟自己的人生,亦是一种不小的收获。”

“而这写话本之人,有的人会将其做上半辈子,而有的人会以此谋生上一阵,由此为过渡,继而去完成自己真正想做之事。”

“你的人生绝不只是背上几篇古文论学,还有吃穿用度,更有人情世故。”

“只看各位的抉择,倘若不是真心想求学,那自是奉劝其就此放弃另谋他路。”

一字一句针针中脉,处处见实。

闻者皆称确实有些道理,那提问之人环顾四周,而后眼神狠戾地睥向云璟瑶,质问道:“你是何人?”

云璟瑶自是不惧,且还能从容回道:“我是何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何人派来滋事?”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我自然是来这求学之人!”那男子的声音顿然拔高,颇有心虚之意。

“是吗?”云璟瑶冷冷地反问道。

随后,郑诺轻轻敲了敲那木门走了进来,将手中两张笺纸递到云璟瑶手中。

须臾,云璟瑶取出其中一张,将那纸张呈现给在场的所有人看,上边分明是那提问男子的画像,下方还附有几行小字。

“原来是锦竹书肆朱老板派来的,我看你求学是假、捣乱是真。”

众人的目光一致投向那站着的男子,而这人面容在身份被揭穿的那一瞬间涨得通红,不用再猜也知道这白衣姑娘所言非虚。

“是自己选择离开呢,还是要别人来请?”

话音刚落,便有两名护卫直直站在那名男子的身前,颇有‘请客’离去的意味。

“不用你们,我自己会走!哼——!”那男子恼羞成怒地推开了眼前的护卫,狠狠甩袖离去。

“还有一位。”

众人皆面面相觑,不明白这里混入了怀有阴谋的人还有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淘书小说网】地址:tao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